角坂新闻

当前位置:»
社会»
live.bet007-没背景没大本事的人如何成功?曹锟傻子式打拼智慧,接地气不简单

live.bet007-没背景没大本事的人如何成功?曹锟傻子式打拼智慧,接地气不简单

2020-01-11 17:44:36

live.bet007-没背景没大本事的人如何成功?曹锟傻子式打拼智慧,接地气不简单

live.bet007,纵横在北洋时代的头面人物,大多都是一身的枭雄气场,典型的前有袁世凯,后有张作霖。与这些顶级的乱世枭雄站在一起,直系头号大佬、登顶过民国大总统之位的曹锟感觉很是暗淡,不了解北洋史的甚至不知道这号人,稍知道一些的估计也就知道他的两个绰号。

曹三傻子。

精虫总统。

这俩绰号,一个说他离雄才大略很远,一个说他距厚颜无耻很近。因为这样的历史感官,对曹锟这样的人物我们总是缺乏深入了解的兴趣。一说到这样的人为什么能混出来,我们总是既草率又不屑一顾地认为,这号人不过是运气好,外加装傻充愣下会耍一些乱七八糟的手段罢了。

至于他的好运气是从哪里来的?他那些乱七八糟的手段究竟是怎么耍的?

我们少有静下心来细琢磨的时候。

这很正常,因为我们总是习惯于去关注那些正面的、典范的东西。

然而,真正摄取成功的心得,不仅需要我们用仰视的心态去学习去体会,更需要我们用俯视的方式去这么做。有一点很容易被大家忽略掉——很多时候,俯视下看到学到的,可能才是真正接地气,真正对脚下之路有启发有帮助的。

既然如此,我们今天就来聊一聊曹锟的发迹之路,或者说我们一起来看看他这样一个平凡到傻的人是怎么一步步打开局面的?

曹锟是1862年生人,天津大沽一个贫苦造船工的儿子,百分之一百的寒门子弟。幼年期间,曹锟唯一值得说的事便是他读过几年私塾,能识字,不算文盲。

不管过去还是现在,寒门子弟最终能混出名堂,一般是这么两类人,要么天生是读书的料,从小就发奋图强;要么脑袋灵,社会上的尔虞我诈从小就无师自通。但曹锟似乎既不属于第一类,也不属于第二类。

他属于不计得失,豪爽到傻的第三类。

16岁那年,其父让他跟着一起学造船手艺,他傻乎乎地似乎天生跟手艺活无缘,干农活,他又缺少那股子吃苦耐劳的老实劲,最后没办法,家里只好给他置办一架手推车,让他走街串巷学着去卖布。

按理说,踏入社会就是小商贩,这样的人应该是斤斤计较的主儿,否则赚不到钱,活不下去。可布贩子曹锟却打破了这个惯例,他不是斤斤计较,而是不计得失。他卖布经常是给钱就卖,买卖吃亏不要紧,只要讲了情义就好。

小生意上他是这样,小生意之外他更是这样。曹锟从小就好练武术,推车卖布那几年,他是钱没赚到几个,架倒是没少打。只要当地的地痞流氓一招呼,他准是把车子一丢,跟着就替人家去冲锋陷阵。

还是那句话,凡事只求痛快豪爽,不计较得失。

以下这件事更能说明他是何种的不计较。

曹锟好酒,喝醉了经常找个地方倒头就睡。因为知道这家伙有些傻,街上的小混混总是在这个时候来摸他腰包。不仅摸,等他醒了,还有人跑到他跟前说,曹老三,你的钱让人摸跑了。

曹锟的反应很牛,从来都是一笑了之,从不追问。

由此,曹锟成了大沽一带有名的“曹三傻子”。

曹锟命运的转折来源于一件小事。一日,他贩布到保定城里卖,不想被守城的俩士兵拦了下来,不但不让他进城,反而把他讥讽辱骂了一顿。

这事对曹锟的刺激很大。

你可以占我便宜,但不能羞辱我!

无端受辱让曹锟的想法拧成了一根筋,男子汉大丈夫,光不计得失看来不行,要想真正痛快豪爽,非有远大前程不可。

就这样,20岁的曹锟卖掉布车,投“布”从戎。

因为小时候读过几年私塾,又有些拳脚功夫,曹锟很顺利地考进了天津武备学堂。从武备学堂毕业后,他投入毅军,做了一名哨官,1894年还曾随部队到朝鲜打过仗。

1895年,袁世凯开始在小站练兵。凭借上过武备学堂,又去朝鲜打过仗的资历,一心想投靠袁世凯的曹锟如愿以偿,又很顺利地进了新建陆军并成了右翼步队第一营的帮带。

表面上看,曹锟这步台阶上的不错,但在卧虎藏龙的新建陆军,他以区区小帮带想混出大名堂还是难比登天的,前后左右尽是什么套路都有的人精不说,光北洋三杰王世珍、段祺瑞、冯国璋就像三座无法逾越的大山横在他面前。

可二十来年之后再看呢,那些同等资历的人精统统甘拜下风不说,只说北洋三杰,王世珍让乱世隐去了,冯国璋让他取而代之了,段祺瑞让他一举击败了,他曹锟“曹三傻子”居然成了北洋第一人。

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在起初的一段时间,因为没背景,没耀眼本事,憨傻笨拙的曹锟在新建陆军中混的很艰难,前后左右的人精们很欺负他,好事轮不到他,苦差事总是他的。但曹锟从不计较,就像他卖布时不计较一样。

久而久之,曹三傻子的绰号又在军营中叫响了。

但此时的曹锟再不是原先那个混日子的曹三傻子,因为想出人头地,憨傻早已成了他立足、钻营的伪装,照世人的说法,曹大帅的前程是从“比吃亏冒尖”开始的。

但曹锟在新建陆军中真正露出头来,吃得眼前亏还只能算打基础,起关键作用的则是他随后走的一次后门。

在当时,走后门巴结袁世凯,最没有底线的是段芝贵,此人是不管年龄大小,直接跪袁世凯面前认干爹。比起这种厚颜无耻的小人之举,曹锟走后门的方式看上去要体面的多,高明的多。

当然,他的体面和高明中似乎依旧散发着一股子想当然的傻气。

当时天津宜兴埠有个叫曹克忠的人物,此人在清末干过水师提督、陆军提督,曾是随左宗棠西征的猛将,卸任后住在天津北门里。因为威望高,人称曹大帅,更重要的一点,他和袁世凯祖父袁甲三是把兄弟,袁世凯很敬重这位世交老前辈,与之走动很频繁。

为什么说曹锟这后门走的有些想当然的傻气呢?

因为他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和曹克忠同姓曹,这就是可遇不可求的机会。

事实证明,天真的人有时候确实比精明的人更容易扑捉到机会。精明的人在行动前总会习惯性地问,这怎么可能?天真的人在行动前却总是坚定地认为,这怎么不可能!

就这样,曹锟备足厚礼,以同宗的名义登门求见曹克忠。结果,曹克忠还真就被这打着同宗旗号的诚心打动了,当场就把曹锟认作了族孙。

认下这个怎么看怎么仁厚的族孙后,曹克忠便开始为曹锟在袁世凯面前说项。老前辈说项的水平很高,他没有直来直去,而是走了巧妙的曲线,让自己的姨太太跟袁世凯的姨太太说,然后再让袁世凯的姨太太吹枕边风。

在枕边听到曹锟这个名字,据说袁世凯没有当场答应提拔,只说需看看才能定。

可经这一看,袁世凯还真就把曹锟看上了。这其实一点不奇怪,论当时袁世凯身边的各色人等,有人杰、有小人,独缺曹锟这种憨傻之人。

人杰在大局上用,小人在身边使唤,随时随地都能为自己卖命的还得靠憨傻之人。

又卖了世交老前辈的人情,还能补齐嫡系短板,袁世凯何乐而不为呢。于是,袁世凯发话,曹锟升任陆军第三镇统制。

这可是相当于师长呀!

曹锟终于迈上了远大前程的关键一阶。

成为手握重兵的统制官后,曹锟的“大智若愚”依旧是他继续攀登的最大本钱。

对下,他将仁厚义气发挥到了极致,时不时地就要搞一出让手下兄弟感恩戴德的好戏。

举个一目了然的例子。

曹锟曾在军中办过发皮袍大会,为何要发皮袍?理由很粗暴,很直接,袍泽袍泽,兄弟们没有袍子,哪来的袍泽。

枭雄收买人心好寻机择机,手段也多是润物无声的,但曹锟不一样,人向来以憨直取人心,这叫什么?

用认死理的方式征服人。

对上,曹锟在随后几年的做法更值得人深思,朝高了说他是只动不谋,朝低了说则是老大袁世凯让干什么干什么,从不分什么是脏活,什么是险活。

弹压地方,让他去,他立马便去;民国刚成立,让朝哪打朝哪打;袁世凯不愿南下就任大总统,袁大公子一个命令,说在京城制造乱子就制造乱子;袁世凯称帝,别人多做权谋,他不,让率军入川就率兵入川。

别人都想做乱世取利的聪明人,他却傻乎乎地一直甘做“爪牙”。

但从另一个角度讲,这些又何尝不是曹锟式的高明,你说他在做爪牙,他却在做爪牙时一心一意地壮大自己。

照现在的说法,人精都在仰头寻风口,他却低头只磨自己的尖刀。

当然,上述这两点还不是曹锟能后来居上的全部,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他为自己挑了个很能干、堪称雄才大略的副手,吴佩孚。

据说曹锟看重吴佩孚是在奉命进攻山西阎锡山的时候。当时,阎锡山通过奸细给曹锟的运兵车做了手脚,妄想直接将运兵车开进自己的伏击圈。要命时刻,正是吴佩孚凭借自己好研究地图的素养,及时发现了其中猫腻,一场大败才瞬间被扭转。

说到曹锟重用吴佩孚,可以说是平庸领导驾驭副手的经典教科书。

曹锟将之浓缩成了一句话,子玉就是我,我就是子玉(吴佩孚字子玉)。

不要小瞧了这句话,平庸往往易猜忌,易防范,能像曹锟这样,越平庸越舍得给信任的人往往不多。

你可以说这是胸怀,也可以说是赌博。

但有一个事实是无法驳倒的,平庸之人最终能大赢,一定是赢在胸怀,而不是赌运。

所以,看准一个人的时候,不要去赌这个人,而是要信这个人。

要相信,一个雄才大略的人,只要你给出的信任够沉够重,最终压出的一定是他的仁义不负。

就说吴佩孚吧,此人其实很傲狂,也有野心,但却真真做到了一生对曹锟仁义不负。为什么会这样?

其人是君子只是一面,另一面则是曹锟毫无保留的信任,他卸不掉。

袁世凯死后,群龙无首,人杰争雄,而此时的曹锟也审时度势地开始改变自己。

在这段军阀争霸的历史中,因为段祺瑞等人的锋芒太盛,无形中,像曹锟这样的二等角色看上去似乎没那么引人瞩目。

但深入下去看,这时候的曹锟恰恰是最精彩的,他再不是原先那个只动不谋的爪牙,而成了螳螂捕蝉后的高明黄雀。

那阶段的实力派有两家,一家是皖系的段祺瑞,一家是直系的冯国璋,至于黎元洪这样手里没兵权的,只是傀儡角色。

曹锟是天津人,当然是直系阵营的人,但你看他随后的权谋动作,很是耐人寻味。口头上,他以直系第一大佬冯国璋为尊,但事实上,他紧靠的却是段祺瑞。

袁世凯称帝失败后,曹锟率兵进入湖北,驻军武汉。这时候他悄悄地干了一件事,让其弟曹瑛携重金潜入北京,贿通段祺瑞身边红人靳云鹏等人,因为做袁世凯爪牙的光辉历史在那里摆着呢,所以再言为段祺瑞效力,自然说服力十足。

经过这一番桌面下的运作,曹锟很是时候地拿下了直隶督军一职。

这么干,冯国璋还不能有意见,因为名义上曹锟是在为直系争地盘。细品一下,这左右逢源是不是恰达好处。

拿下直隶督军后,借张勋复辟,曹锟紧接着出手了,讨伐张勋的倒行逆施,这在当时谁也没话说。

然而,张勋复辟失败后,曹锟却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

接下来他看似是在力挺段祺瑞的武力统一,实际上却是借争斗分化直系,以降低冯国璋在直系的影响力。

对此,段祺瑞当然很受用,于是很快将他任命成两湖宣抚使,湖南被拿下后,进而又是四省经略使。

如此真正做大后,曹锟高明黄雀的底色慢慢地就显露了出来。

到段祺瑞与冯国璋斗得双双辞职,冯国璋郁闷早死后,曹锟终于亮出了此前一直充当爪牙的利器。

一战,彻底将段祺瑞拉下马。

完了,他还要到冯国璋坟头说一声,四哥,你看,皖系让我干倒了。

好一个滴水不露的傻人,强人!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